作者 fjgroup

方极城市规划院 > Articles posted by fjgroup
timg

【首席规划评论】

高教新校区规划已成为城市规划重要的专项规划部分,高教新校区的功能不仅仅是城市承载的重要配套部分,而且在城市评级、城市景观、城市城市人口等各个方面都成为了规划嵌入的重要要素,由此,校园规划建设进入了误区。部分进入后工业社会的城市,其校园规模迅速的轴线和形体视觉艺术效果,背离了大学精神,高校新校园数量上不断涌现,高等教育校园奢华式的炫耀,进入了一个高危时期,校园规划的形式主义愈加突出。在现代大学校园规划案例中,规划设计往往采用招标方式,征集大学校园规划设计,人们在认识上存在着、理念、结构、方案等差异,无论是设计者还是评委,都必须在较短的时间内,达成任何偏差的意见,或根据已有的经验对方案设计进行评判。一个以总平面图形态效果强烈的方案,往往能在竞标中抓住喜欢形式主义决策人的注意,中标的可能性也增大。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设计者、决策者和评审者在规划校园时,更多是研究图形效果,研究校园的外部形象,而不是去认识场所的本质,弄明白校园本质是生产知识、创造知识的空间,而研究其具体的集约、校本、传承、创造等使用功能。三江学院新校区规划,有意回避此类问题,但仍然有此类规划设计缺陷。《北大方极-未来城市》-2019规划评论第596期,《三江学院新校区规划视频》。

timg

【首席规划评论】

李金恒: 国土空间开发保护规划评述。在实施“多规合一”,形成“一本规划、一张蓝图”,建立统一的编制审批体系、实施监督体系、法规政策体系和技术标准体系新规精神指导下,从区域发展总体战略研究,包括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总体格局的优化配置理论创新、“四大板块”区域 发展总体战略和主体功能区基础制度、双向开放战略对区域发展格局的影响,以及“四大格局”的空间特征解析;从影响区域发展和城镇化进程与格局变化的两大关键因素研究,即关于创新驱动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的论述;从对重点战略区 域和典型问题区域的讨论,包括京津冀和长江经济带、资源枯竭型城市与贫困地区以及西藏等的研究;从对可能发挥重要作用的新地域空间的功能与制度建设的讨论,即关于国家级新区和国家公园等内容。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格局优化配置理论创新与空间管制和区域治理存在的核心问题是:长远和顶层的战略缺失或近期出现战略碎片化迹象,规划和政策因忽略区域差别化而针对性差 ,配套体系不完整 ,约束性手段欠缺。《北大方极-未来城市》-2019规划评论第595期, 新时代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战略与规划路径研究。

timg

【首席规划评论】

山东省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将通过精品带动、融合推动、整合拉动,深入挖掘山东旅游产业发展的潜在动能、整合形成旅游产业发展的新动能、创新融合构建旅游产业发展的核心动能,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全面打造“文化圣境•健康福地”国际旅游休闲度假目的地。山东旅游产业发展的动能转换基本实现,形成创新驱动型发展模式,全面形成较为完整的现代旅游经济体系,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成功。到2022年打造200家“精品鲁菜餐馆”,到2022年实现认证“山东有礼”旅游商品达到2000种以上,“山东有礼”品牌店200家以上。到2022年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实现一级公路全覆盖。《北大方极-未来城市》-2019规划评论第594期,《山东省精品旅游发展专项规划》(2018-2022)。

timg

【首席规划评论】

广州市通过探索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山清水秀;以规划转型推动城市治理转型。实施“生态引领”和“品质引领”两大战略加快生态国土建设;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加快推进新一轮广州市交通发展战略规划,重点研究粤港澳大湾区交通格局,强化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功能;推进空铁联运、海铁联运、公铁联运规划实施。推动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国际金融城、珠江新城黄金三角区互联互通、融合发展做好广州西部区域规划建设,释放更大发展空间。《方极规划评论》-2019规划评论第206期《新时代广州国土空间规划探索实践》

222

【首席规划评论】

杭州市楼宇经济构筑的“两主七副多点”中的“两主”为两个主中心,即环西湖主中心板块和钱江新城、钱江世纪城主中心板块,是杭州市楼宇经济发展的核心板块。七副:即七大城市副中心,作为楼宇经济发展的重点建设集聚区,分担主城区人口、产业和服务功能,形成区域协调发展的空间格局。分别为江南副中心、下沙副中心、临平副中心、大江东副中心、城西科创城市副中心、城北副中心、富阳副中心。两个主中心 世纪城只有半个结果变成世纪城是市中心了杭州城西科技文化中心,该中心在杭州市城市公共服务中心体系中属于城市副中心等级,汇集了青少年活动中心、体育中心、文化活动中心、音乐厅、科技馆等一系列公共建筑,建成后将成为未来科技城123.1平方公里的公共中心,并且辐射整个杭州西部市域。大城北,是杭州老工业区块。随着近十年来产业结构的调整,大城北工业区“腾笼换鸟”,正成为杭州新的重要增长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