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19

timg

【首席规划评论】

高教新校区规划已成为城市规划重要的专项规划部分,高教新校区的功能不仅仅是城市承载的重要配套部分,而且在城市评级、城市景观、城市城市人口等各个方面都成为了规划嵌入的重要要素,由此,校园规划建设进入了误区。部分进入后工业社会的城市,其校园规模迅速的轴线和形体视觉艺术效果,背离了大学精神,高校新校园数量上不断涌现,高等教育校园奢华式的炫耀,进入了一个高危时期,校园规划的形式主义愈加突出。在现代大学校园规划案例中,规划设计往往采用招标方式,征集大学校园规划设计,人们在认识上存在着、理念、结构、方案等差异,无论是设计者还是评委,都必须在较短的时间内,达成任何偏差的意见,或根据已有的经验对方案设计进行评判。一个以总平面图形态效果强烈的方案,往往能在竞标中抓住喜欢形式主义决策人的注意,中标的可能性也增大。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设计者、决策者和评审者在规划校园时,更多是研究图形效果,研究校园的外部形象,而不是去认识场所的本质,弄明白校园本质是生产知识、创造知识的空间,而研究其具体的集约、校本、传承、创造等使用功能。三江学院新校区规划,有意回避此类问题,但仍然有此类规划设计缺陷。《北大方极-未来城市》-2019规划评论第596期,《三江学院新校区规划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