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间:价值转换与重构——关于总体规划方法的思考

esdf

城市空间:价值转换与重构——关于总体规划方法的思考

一、核心思想

在国家转型的过程中,规划师要着眼于对空间的认识和研究,了解空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本质工作。传统规划模式不可持续、传统空间碎片化发展,从空间需求变化和价值转化等方面思考新活动与新空间构建方法、创新空间观察设计、未来城市空间的规划方法等方面提出思考。

二、主要内容

1、城市空间的问题

(1)既有模式的不可持续

原先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主要靠土地财政收入,这非长久之计。住宅与写字楼的房地产开发层面库存量大,土地市场化配置比例偏低,工业用地和基础设施等其他用地存在粗放利用现象,导致土地价值难以完全实现。土地出让金缩水令地方财政承压,与房地产价格矛盾,大拆大建难以为继。地方政府以建设产业园区来推动房地产开发、通过带动GDP增长获得财政收入的目的,造成园区内大量工业用地低效利用、闲置,引发招商引资的困境。

这一轮发展中,企业对空间的选择发生了重要变化,逃避高成本,寻求高地价比地区;改变原有的园区建设模式,建立多元化发展目标。如松山湖我们培育了15年,它的价值越来越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远远超过东莞主城区,这就是空间价值的转化。

(2)空间的破损与碎片化

城市中大量没有结构的新区呈孤岛式开发状态,结构已破损的老城被异质化嵌入。贫富差距扩大,传统社区与邻里消失,社会的割裂造成人们陌生、疏离与防卫心理,这些社会层面上的碎片化是我们面临的非常艰难的问题。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打开大院问题,大院真的那么容易被打开吗?法律产权问题我们暂且不讨论,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围墙社会、围墙社区?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社会的碎片化。围墙之所以存在最核心的思想根源在于一种利益维护的心理和社会阶层之间由于陌生、疏离而造成的防卫心理,要打破这种心理,实际上比物质的障碍要复杂得多。

功能碎片化的问题指城市缺乏公共服务、生活服务、基础设施,缺乏城市生活、养老抚幼的条件等等。这些破损和碎片化问题需要我们用空间重构的思维去考虑我们的空间规划。

2、空间需求变化与价值转换

(1)人群的空间需求

①中等收入人群

目前中国的人群主体是中等收入阶层,这个人群有什么样的空间诉求,所追求的生活品质,如工作、居住、出行、游憩等等,当年雅典宪章的4个基本功能到现在没有改变,这个阶层是最脆弱的一个阶层,它对价格/成本极其敏感,另外他们对休闲活动与体验空间拥有多样化的需求。2015年的国庆黄金周全国7.5亿人次出行超过春运规模;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三产比重和增速超过二产和一产,这让我们重新审视在这样的发展阶段中空间需求所发生的变化。宜居、舒适的环境是这些主体人群的诉求。

②人口迁徙与城镇化的流动人群的适宜空间需求

人口流动不仅限于城乡之间,城市之间的比例越来越高了,人们通过迁徙来进行选择,他们对空间的要求是多样性、选择性、流动性的。

③社会分异背景下弱势群体低成本空间需求

弱势群体的空间需求特征为可承受的基本品质与基本服务。

(2)经济活动的空间需求

大城市、特大城市走向后工业社会的特征可概括为:

①从生产转向市场与消费组织,服务经济与新经济。很多大城市都在提出如何思考工业用地的转型,退二进三或者退二进二等。

②第三产业的空间取向。第三产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部门,它具有追求便利、可达、灵活、多样化聚集的空间取向,这种空间取向与生产时代的工业化空间取向完全不同,同时第三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低端”经济活动空间的支持,这两种空间需要高度匹配甚至是融合。

③发展动力变化下的创新、创业的空间需求。

④随着特大城市的迅速发展,深度参与全球化进程的国际化空间需求。

⑤大城市在战略转型过程中,产业升级、功能疏解下的腾退空间利用。

(3)发展模式转变的影响

模式转型中市场与社会力量参与的特征可概括为:

①从扩张转向存量利用与更新的过程中,利益相关方的存在,对政府和开发商起到一定程度上的制约作用,从而可能会使城市营建模式更加符合市场化,也许是一次倒逼政府改革的机会。

②模式转型可能促使规划与建设的程序更加开放,居民、企业、社会组织更加合法、深入参与,从而使规划程序更加社会化。

③模式转型能否促使空间供给方式的转变,从政府的一厢情原、开发商的垄断,转向多样化供给与社会、社区自建。

北京最近发生了一起标志性事件,一个小区的300多户居民集资建机械式立体停车楼,每个机械停车楼的价格只有2.2万,每户每年只要交600-800元的管理费,即可保证机械停车楼的正常运行。如果规划审批没有制造障碍的话,我相信通过协商是可以解决停车问题的。我们可以想象下,如果这种停车楼交给开发商建设,20万、30万都可能是很便宜的价格。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城市未来的发展模式是否会走向共享经济与轻资产经济?这也许是一场更为深刻的改革。

(4)空间价值的转换

①老城区

一个城市的老城区即为具有社会包容与功能多样性,不只是房地产开发的居住价值。它的特征体现为:

富人、贫困原住民和老龄人口聚居区;

文化沉淀和特质空间;

多元化的空间;

完备的公共服务和生活服务;

便利的可达性。

其价值体现在:

仅存的城市历史与文化记忆,相对完整的城市社会与生活;

类型、档次多样的空间供给,核心地区低成本空间的价值;

功能更替的潜力与功能混合的优势。

②城市外围圈层与新区

这个地区是城市空间重组与缝合的主要地区,针对的是空间的分裂与碎片化问题。它的特征体现为:

中等收入人群聚居地区;

高密度居住地区,职住非平衡地区;

公共服务、生活服务配套缺失地区;

机动化压力最大的地区:公交、轨道、停车的巨量需求。

其价值体现在:

培育新兴功能,重组城市功能的重点地区;

引导居住、就业再平衡的重点地区;

社会生活与社区重组的重点地区;

提供游憩与景观空间的潜力地区。

③城乡结合部与城边村:正规化与低成本博弈地区

非正规是中国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力量,城乡结合部与城边村是正规化与低成本博弈地区,它的特征体现为:

低收入与中上收入人群碎片化居住区;

城乡二元管理体制的交叉地区;

社会、功能碎片化地区;

政府的改造与整治能力有限。

其价值体现在:

中产阶级后备军聚集,“落脚城市”、灰色地带的生命力场所;

郊区化、逆城市化地区,新经济活动培育空间,新型园区、住区的成长地区;

生态型、风景型、特色型发展的潜力地区。

④文化与风景地区:面向未来需求的无限升值地区

在这版《全国城镇体系规划》中,这类文化与风景地区也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一类空间,它们是面向未来需求的无限升值地区,特征体现为:

保护良好、品质优秀的历史文化与风景地区;

可以塑造文化特色与风景的地区;

遭到破坏、被遗弃的棕地、荒地,被遗房的老住区、老厂区。

其价值体现在:

提高城市宜居品质的核心地区,是保护与创建文化特质,提升城市的山水景观与生态环境品质的重点地区;

中等收入群体日益增长的休闲消费需求,需要大量的文化+、风景+、生态+的休闲空间;

新经济企业的选择:多元化发展,提高声誉和形象,吸引人才;

以浙江特色小镇为代表,在城郊地区大量出现的一种多元化发展模式,政府在引导时特别赋予了文化与旅游的考核指标。

3、空间重构与分析方法

(1)新活动与新空间构建

我们需要关注、发现社会中出现的新的经济活动、文化活动、人的活动的空间端倪,认识新活动的空间特征,寻找新活动的空间变化轨迹。

调整空间概念与组织方式,从传统的增量、等级的空间组织模式转向存量的、特色的、网络化的空间组织模式——为新功能、新活动提供新的空间载体。

这种新的功能载体往往具有模糊性,出现多元化、边缘化的特征,如多业共生、多元价值、地域跨界、功能组合等。

①非传统/非等级/非清晰结构/非单一用途

这类新空间的特征可用“非”和“+”来概括,可能更加准确地反映内含的空间品质的诉求:

非传统/非等级/非清晰结构/非单一用途;

互联网+;教育/科研+;生态/宜居+;文化、消费/特色风貌+;交通(空港/枢纽)+;低成本/高便利+……

②创新空间的成本控制

在新的发展阶段构建新空间时,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成本的控制。既要提高空间的品质、效率,同时又要有效益,承载创新功能。

成本控制要精细化,我们在对中关村的持续研究中发现,在一个地区提供公共服务,未必带来所期望的结果。地铁4号线开通、站点周围地价上升,反而使创新企业被挤出,房地产和金融企业进入。我们要关注整个经济链条各个环节对成本的反应,生存能力、空间联系及网络化结构,这是需要深入观察的。

探讨碎片化地区的链接、融合方式,而非大拆大建的方式,使核心功能和辅助功能有机整合。

既有资源如何释放出来,能否放松用途管制,包容非正规等。

(2)创新空间观察

①现象

关注创新活动的空间现象:发生、转移、扩散、成长、融合的过程。

关注创新活动的空间层级:区域—城市—地区—场所,规划师在做规划时,他所思考的一定不是单一层面的。张兵总规划师曾很好地总结过:“任何宏观规划如果没有中微观认识的突破,是不可能有用的”。深入几个层次的考量与研究,才是我们发现空间变化、空间特征的重要工作程式。如:京津冀—北京—中关村—INNOWAY(创新大街)—车库咖啡这个系列。

创新空间的类型:与本地的产业基础、智力资源、区域需求、空间特征有关,如中关村、东湖、深圳车公庙、板雪岗、松山湖,张江都是不同的类型。我个人一直认为张江是一个过于正规化开发的地区,曾一直怀疑它的创新能力,最近王德教授的一份报告给出了佐证,通过手机信令数据的分析,发现张江的核心区(政府正规开发)晚上是没有人的,而一个创新活动聚集区一定是24小时都充满活力,张江真正创新的源头是在张江边上的城中村。

②特征

创新空间的本质是利益导向的,创新活动是一个盈利活动,而非社会公益活动;其特征体现为对成本高度敏感。

创新空间是一个多元目标与价值统一的地区,加上政府政策、资源配置,来营造一种创新的生态。

创新空间的重要特征体现为:

盈利性、商业性:低成本、高收益、合适的性价比(抗风险的需求)、地区声誉;

流动性、活动性:便于人和物流动、交易的空间区位;

集聚性、交融性:交通可达(时间/费用成本)、宜居性(居住、就业);

便于交流的场所:可供同业人员、跨界人员面对面的交流。

(3)国际化空间观察

①国际化的要素与路径

城市地位的本质不在于规模和行政层级,而在于国际与区域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可以是综合职能、特色职能(单项冠军、隐形冠军),关键是占据了经济活动的高价值区段以及经济链条中的独特环节。

海南的民间段子:世界的陵水——亚洲的博鳌——中国的三亚——海南的海口;

编制浙江城镇体系规划时的规划段子:世界的义乌——中国的温州——华东的宁波——浙江的杭州;

国际化的起步与萌芽:旅游—丽江,大事件—乌镇,采购—义乌,非正式国务活动—博鳌。

经济/政治是必要条件,文化/社会是充分条件

经济:稀缺性/独特性,机会/成本

社会:开放性/包容性

文化:特质与魅力,差异性/相似性

品质:物质/非物质,硬件/软件

②国际化的空间

功能空间:商务区、园区、高校/科研院所区、门户地区(空港、海港)、贸易集中区

特色场所:文化+、生态+、风景+古城、老城区、高品质新区、边缘化地区、国际社区(针对性建设、设施配套)

典型场所:广州:广交会(流花地区)、广州站/环市北路,中大/批发市场;北京:亚运村、望京、五道口

③空间/场所认同:不同族群,不同选择

喜欢聚居的亚洲人:中国城、小东京;

偏好现代化和品质的北美人、澳洲人;

隐于市的欧洲人;

享受自然、满足猎奇心、追逐异域文化的小众人群;

亚非拉人民:低成本、宽松的管制,选择性、灵活性、非正规。

(3)空间/场所营造

关注目标人群的要求:

提供差异化、多样化的供给

保持差异性、创造相似性:

功能空间识别与评估;

保护特质与传统;

人性化尺度的空间;

提高地区品质:生态、环境、设施;

提高服务水平:精细化、注重细节。

(4)城市空间的需求/供给分析方法

空间是城市的“第一资源”,我们观察城市的视角在变、我们的价值观和理念在变、同时城市的所有活动也在变,我们需要从方法上去理解空间、分析空间、评价空间。规划的核心任务是空间资源配置。

4、未来城市总规的主要方法和方向

识别城市的区域角色与特征;

梳理城市开发存量与市场动态;

评估城市发展得失,认识发展规律与趋势;

评估城市空间资源特征与潜力(供给分析);

构建发展前景假设的多方案(需求分析);

建立前景假设/空间资源配置模型(需求/供给);

应对资源多样性、区位局限性、发展不确定性和优化空间资源的城市规划弹性方案。

三、个人评价

传统的只注重空间的规划存在缺乏对人本主义的需求的思考,导致城市规划的碎片化和鬼城、空城的出现,新的总体规划的规划思想和方向应更加注重生产方式及其所表现出的用地需求,生活方式及其所表现出的空间规划需求。

[1]李晓江,城市空间:价值转换与重构——关于总体规划方法的思考[DB/OL]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02908
暂无评论

评论列表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