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的演变历程、经济影响及政策博弈

800-400

中美贸易战的演变历程、经济影响及政策博弈

【核心思想】

文章运用到了“供求理论”。谈到“供求理论”,首先要科普一下“价格”与“价值”的区别,价格是商品同货币交换时一单位商品需要的货币的数量多少;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它们两者的联系是“价值是价格的基础,价格是价值的表现形式。并且价值决定价格,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供求关系的意义就是影响商品最终的价格。简单的说:当供小于求时,价格上涨,大于商品本身使用价值;反之当供大于求时,价格下降,甚至低于其使用价值。中美贸易战本质上是供求理论在大国博弈之间的应用,通过“关税战”,来影响两国之间商品的供求关系,进而实现对一国进出口贸易的影响,并随着态势的发展,将从进出口类业务扩散到国内业务,从批发流通行业扩散到制造业,并通过物价传导影响全行业门类,最终逐步影响一国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

【规划评论】

1、优点

文章的观点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如文章提出了“通过减少个人所得税,辅助增加个人收入”以拉动内需、扩大消费,而2019年我国新个税法的实施,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个人的收入,如此一来,如果三架马车里,消费实现增长,就能部分抵消贸易战所导致的贸易减少对经济的冲击。

2、不足

文章的观点偏于宏观,对于微观经济学的相关内容论述较少,如果能在企业层面对中美贸战的相关影响进行分析,会使文章更加细致,并将对企业的发展具有指导价值。

【规划借鉴】

洋与中用:“供求理论”在实际中的运用有很多,以芯片为例,中国芯片的供给是以国外进口为主,面对我国当前芯片供需所处的严峻形势,根据供求理论的基本内涵,在当前中国芯片的供求存在芯片制造的核心技术缺失、资金投入不够、高精尖人才稀缺等现状的基础上,运用供求理论,可以把化解芯片的供给不足作为突破口,强化芯片技术的自主创新,增加芯片的自我供给,加大芯片研发、制造的资金投入、人力的供给,以破解我国芯片供给严重不足的难题。

【正文内容】

1 2018年中美贸易战的缘起和进程

美国为践行其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针对中国开辟了两条战线:一是援引《1962年贸易扩展法》的232条款,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向进口到美国的钢材和铝材征收关税,关键词是国家安全(即“232措施”);二是美国政府根据《1974年贸易法》的301条款,对中国知识产权等问题征收惩罚性关税,关键词是知识产权(即“301调查”)。

“232措施”和“301调查”的落地实施标志着“贸易战”正式打响。美国的表面诉求分别是保护“国家安全”和解决“知识产权”问题。中美贸易战围绕着美方开辟的两条战线(简称“232”战线和“301”战线)进行,其中“301”战线是主战场。

1.1“232”战线

1.1.1美国钢铝关税开战

2018年3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公告,认定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决定于2018年3月23日起,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加征25%和10%的关税。

1.1.2中国的应对措施

我国宣布自2018年4月2日起对美国输华的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在现行适用关税税率基础上加征关税;4月5日,中国又就美国进口钢材和铝材商品“232措施”,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向美方提出磋商请求,正式启动争端解决程序。

中方是首个对美方“232措施”做出关税回应的国家,也是率先在WTO起诉美国“232措施”的国家,凸显了中国支持自由贸易、反对保护主义与倡导多边主义、反对单边主义的责任和担当,为国际社会做出了表率。

1.2“301”战线

1.2.1中美“301”战线的首轮对抗(第一轮)

2018年6月15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的商品清单。

为对抗美国的霸凌主义关税,2018年6月16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启动了同等规模的反制措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8月8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约160亿美元进口商品 (加征关税商品清单二),自2018年8月23日12时01分起实施加征25%的关税。值得注意的是,清单的第148~325项,均为各类车及车类用品,占了整个清单的一半以上。

此外,中国还就美国对华“301调查”项下500亿美元征税建议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提起磋商请求,正式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

1.2.2美国“301”战线加码(第二轮)

2018年7月11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对额外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的清单。

另一方面,中国毫不退让。2017年中国对美国出口4298亿美元,从美国进口1539亿美元,中美贸易顺差2758亿美元,而美国对华出口货物合计才1539亿美元。

1.2.3“301”战线关税数量分析(第n轮)

2018年7月20日,特朗普告诉CNBC记者说,如果北京方面采取报复行动,他会考虑对价值5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因为此额外的3000亿非为美国正式宣布的关税措施,中方对此未做回应。

综上所述,美国的关税措施一开始是340亿美元,接下来是160亿美元,之后可能还有2000亿美元,在这之后可能还有3000亿美元,所以,总共是340+160+2000+3000=5500亿美元。其中,正式宣布的拟采取关税措施金额是2500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出口贸易金额的约58.2%。而中国的应对措施是“340+160+600”,总共是1100亿美元,约占美国输华产品总额的71.74%。但考虑到中方从25%到5%不等的多样化关税税率,中方关税强度与美国大体相当。

2中美贸易战对我国金融银行业的影响

2.1.贸易战对银行利率和汇率的影响

2.1.1贸易战会抬升金融市场利率

贸易战对利率的影响相对间接,若中美贸易战持续进行,国内流动性收紧,对利率将会有抬升作用。一方面,持续的贸易战降低了经常账户盈余,为保证国际收支平衡,资本账户的赤字也会减少;另外一方面,此次中美贸易战不仅涉及关税问题,美国对中国还拟采取投资限制,从而进一步降低中国资本账户赤字。因此,为维持国际收支大致平衡,减少外汇占款,国内流动性将维持偏紧状态,从而抬升市场利率。

2.1.2贸易战会压低人民币汇率

从对汇率的影响来看,目前中美贸易战还只是停留在“关税战”,并没有直接开展“汇率战”。长远来看,贸易战将增加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主要原因有三:一是贸易战将加剧市场对全球经济复苏和中国经济走势的担忧,人民币作为风险资产和利益相关国货币存在下行压力;二是汇率波动在贸易纷争中具有关键作用,未来我国可以采取的反制手段之一就是引导人民币贬值,人民币汇率可能会被作为缓释贸易压力的工具使用而实现贬值;三是目前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是进口的3倍左右,贸易战会导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缩窄,人民币贬值压力将增加。

2.2受贸易战影响的主要银行客户类型和行业

按人民币计价,上半年中国对美国进出口1.93万亿元,美国继续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占外贸总值的13.7%。贸易摩擦影响中国对美出口贸易总额,但对银行业总体资产质量影响较小。

从企业类型来看,此次中美贸易战主要影响制造业和批发业中的外向型企业,特别是出口导向型企业,其中对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如玩具、家具、纺织等企业影响较大,加征关税会增加这些企业出口的难度;同时在进口端,我国对美国加征关税产品如为中间品,则会增加相关企业的生产成本;如为最终产品,则会抬升国内物价。

从行业分布来看,受中美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行业包括重工业 (钢铁、化工、其他金属制品等)、轻工业(纸制品、橡胶制品、木制品等)、高新技术行业(电子设备等)、制造业、批发业等。可以预期,相关企业的出口量、利润均会在短期内受到影响。随着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企业出口美国的占比将会降低,贸易摩擦带来的出口影响也会逐渐减弱。对于较多依赖进口零部件的生产制造企业,关税的上升可能会对企业利润产生较大影响,最终可能影响相关银行授信客户的信贷回收,存在不能按时归还融资的可能性。

3中美贸易战之政策博弈

消费、投资、出口是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宏观经济举措也应从这些方面着手:

第一,顺应人民币贬值压力扩大出口,稳定贸易。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2018年5月的6.3左右的水平,已经贬值到6.83(8月22日汇率),贬值幅度达到8.4%,可以部分对冲美国关税的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师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就指出,人民币最近持续的贬值将“足够”抵消特朗普对中国发起的两轮总共500亿产品的关税攻势。同时,中国应进一步扩大开放,通过开放国内市场促进进口。

第二,对企业和个人减税,增加消费。2017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6.62万亿元,居民购房支出13.37万亿元,也就是说2017年我国老百姓大概花了50万亿元人民币,而出口只有15.33万亿元。所以消费远远超过出口,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只有推动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回升,才能持续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内需的增长。居民收入的增加可以通过减少企业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来实现。减税使企业收入增加,然后通过市场化的人才竞争传导至员工工资增加。一般企业的所得税可以从25%降到15%;高科技科技企业从15%降到5%;属于“中国制造2025”的企业,可以降到零。同时通过减少个人所得税,辅助增加个人收入。对于处于非竞争领域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则可以直接增加工资,引导全社会薪酬水平上升。最终支撑全社会消费需求增加,扭转消费增长持续下滑的趋势。

第三,开征房地产税,保障政府投资增长。由于目前正在推进的去杠杆、资管新规落地、地方债风险防范、PPP投融资规范、房地产调控等政策的影响,我国投资增长乏力。2018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为6.0%,较2017年全年回落了1.2个百分点。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只有5.5%,比1~6月的6%又降低了0.5个百分点,创下了有此数据记录以来的最低值。如果促进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全部失速,则经济发展压力必然会增加。稳定投资增长,需要在两个方面发力:政府投资增长和民间投资增长。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政府投资增长,需要政府收入增长支撑,而不是通过加杠杠来实现。在上述企业和个人减税措施下,稳定政府收入的方案在于税收结构调整:一是通过企业减税,促进经济发展,增加税基;二是开征房地产税,直接增加政府收入。

第四,增加科技研发投入占比。鉴于美国本次贸易战的短期目标是获取优势贸易条件,终极目标是阻滞中国科技发展进程,我国应特别提升研发在GDP中的比重。2017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总量达到1.75万亿元,同比增长11.6%,占GDP的2.12%,但仍低于传统研发大国美国和日本的3%,以及韩国和以色列的4%。

1中美贸易战的演变历程、经济影响及政策博弈【来源】《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8年第5期 P73-82页
暂无评论

评论列表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