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乡村振兴示范村规划模式

800-400

北京乡村振兴示范村规划模式

【核心思想】

北京乡村振兴规划是逐渐消除“二元经济结构”的重要措施,在产业方面规划要充分利用“大京郊”的空间优势,不断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构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体系;在空间规划方面构建绿色生态空间、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空间、乡村风貌空间、交通互联互通空间等;树立首都乡村发展在全国的示范性,改变首都城与村天壤之别的现状,分步骤落实战略规划。

【规划评论】

1、规划对北京乡村发展提出分类别指导建设,一共四类,各有侧重点的提出不同的发展思路。

2、北京乡村建设以示范村为核心,从产业体系、制度体系、空间规划、风貌、资金引入、数据控制等方向,向其他地区孵化,应给出一个完整性案例。

3、规划师、产业策划师、工程师、景观工作者融入到乡村建设当中去,从基层指导农民如何建设,如何发展,改变现有模式。

【规划借鉴】

①北京科技驱动型乡村建设,依托北京现有科技园区、高教园区、高新技术园区等科技资源,高新技术、技术人才等,将技术资源运用到乡村建设发展中。

②北京文旅驱动型乡村建设,依托北京城区人口,以创意性项目、引爆性项目、乡村体验性项目在节假日时间段将城区人口吸引至乡村。

【正文内容】

1项目概况

《北京市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提出,构建北京乡村振兴新格局。一方面,按照乡村的区位条件、功能定位、发展方向等因素,将乡村空间划分为城镇建设区、生态保护红线区、乡村风貌区三类地区,引导乡村空间和功能合理布局。另一方面,顺应村庄发展规律和演变趋势,综合考虑现状区位、村庄规模、服务功能、建设形态等因素,将全市乡村分为整治完善类村庄、城镇集建类村庄、特色提升类村庄和整体搬迁类村庄等四大类,通过分类施策,稳中求进,支持不同的村庄发展模式,不搞一刀切。

以建设美丽宜居乡村为导向,推动“百村示范、千村整治”,同时坚持规划引领,典型示范,打造集中连片、点线面结合的美丽乡村风景线。从2019年开始,每个区重点培育10-15个乡村振兴示范村,全市创建100个左右示范村。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任务全面达标的基础上,围绕“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开展示范创建,在乡村规划、建设、运行、管理和治理机制上改革创新,到2020年,初步形成示范功能。通过持续培育,到2022年,示范功能进一步增强,引领带动乡村振兴战略稳步实施。

2北京乡村分类

1、集聚提升类村庄

集聚提升类村庄是指现有规模较大的中心村和其他仍将存续的一般村庄,占乡村类型的大多数,是乡村振兴的重点。对这类村庄,要科学确定村庄发展方向,在原有规模基础上有序推进改造提升,激活产业、优化环境、提振人气、增添活力,保护保留乡村风貌,建设宜居宜业的美丽村庄。鼓励发挥自身比较优势,强化主导产业支撑,支持农业、工贸、休闲服务等专业化村庄发展。从产业、生态、人居环境等多方面实现村庄的振兴发展。

2、城郊融合类村庄

城郊融合类村庄是城市近郊区以及县城城关镇所在地的村庄,具备成为城市后花园的优势,也有向城市转型的条件。综合考虑工业化、城镇化和村庄自身发展需要,加快城乡产业融合发展、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公共服务共建共享,在形态上保留乡村风貌,在治理上体现城市水平,逐步强化服务城市发展、承接城市功能外溢、满足城市消费需求能力,为城乡融合发展提供实践经验。

3、特色保护类村庄

特色保护类村庄是指历史文化名村、传统村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特色景观旅游名村等自然历史文化特色资源丰富的村庄,是彰显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这类村庄要统筹保护、利用与发展的关系,努力保持村庄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延续性。切实保护村庄的传统选址、格局、风貌以及自然和田园景观等整体空间形态与环境,全面保护文物古迹、历史建筑、传统民居等传统建筑。

4、搬迁撤并类村庄

搬迁撤并类村庄是指对位于生存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等地区的村庄,因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搬迁的村庄,以及人口流失特别严重的村庄,可通过易地扶贫搬迁、生态宜居搬迁、农村集聚发展搬迁等方式,实施村庄搬迁撤并,统筹解决村民生计、生态保护等问题。

搬迁撤并类村庄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完全不适宜居住,不适宜发展生产的地区,如果继续发展生产就会破坏生态,对这些地区,只能通过生态移民,异地搬迁的形式;一类是农村人口大量流失,已经出现空心化的村落。这类村落相对来说土地条件不是特别好,但土地、耕地还是有用,因此这类村庄的生产功能可以保留,土地可以进一步集中,发展现代农业,它们的人口也可以往集聚提升类村庄集中。

3乡村规划模式

1、科技驱动型

以科技为核心驱动力,这里的“科技”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农业科技,另一种是高科技产业。首先说农业科技,农业农村部发布了《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行动实施方案》,提出打造1000个乡村振兴科技引领示范村镇。具体来说可以分为:农村产业升级发展示范村、农业绿色发展示范村、农村产业兴旺示范村、质量效益竞争力提升示范村

其次是高科技产业。以神山町为例,日本启动了“乡土远程办公”计划,神山町从中紧紧抓住了机会。利用丰富的自然资源与自由的工作方式为员工提供了宽松氛围,大大激发他们的创造性。另外,员工们在享有同东京本部员工相同报酬的情况下,又可以用低成本享受高品质的生活,不必担心堵车与空气污染,可以购买新鲜的有机蔬菜,可以浸泡有名的神山温泉。成为日本新农村产业振兴的典范

2、文旅驱动型

乡村旅游能增加当地政府的财政收入,还能为当地村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就业机会。旅游业的发展必须依托独特的资源禀赋,独具特色的自然资源、丰富灿烂的文化遗产,这些都是旅游开发所需要的关键要素。

司徒小镇案例,本项目位于山西省晋城市老城区司徒村。利用闲置农用土地进行乡村振兴模式探索的农林文旅康创意形成的省级示范区。是国内首家由村集体带领村民自创、自编、自导、自建、自营的乡村文旅项目。本项目重要业态是又见老山西情景体验性演出、千年铁魂实景演出、六尺巷商业集群、儿童快乐港、民俗村生活场景再现、乡村运动汇、乡土动物乐园等。项目实现试运营100天收益4000万的投资奇迹,运营第一年实现收益7500万,2018年实现年度收益突破亿元的乡村振兴成功模式。

在政府的支持与全力推动下,进一步拓展乡村振兴的文旅经典,打造中国乡村首家7公里民俗巡游旅游项目,实现“一村带动、五村联动”的国家乡村振兴示范区模式。让乡村振兴的经验模式实现共享、共创、共建、共营的点线面发展。

3、康养驱动型

只有基于对大城市郊区度假和养老市场的洞察,才有了投资兴建新型农村度假康养项目的市场基础。以多利桃花源为例,该项目位于成都徐堰河畔,距离市中心30公里,项目初期规划面积2700,总占地面积逾亩。根据规划,项目按照庭、院、园、田的四级空间体系,空间感上以农田为基础,以农业、旅游、社区和颐养为主要功能布局,小镇整体被农田包围,溶于树木与园林之间,充分突显了川西林盘结构的原生态和点状散落式的村落形态布局。同时,项目提供了四种服务系统:健康医疗服务系统、文化教育服务系统、农业生产服务系统、居家生活服务系统。

健康医疗服务系统:为每一个入住者建立完备的家庭健康档案,并定期提供健康检查和健康促进计划,以满足各年龄段业主的健康护理需求。

文化教育服务系统:通过自然课堂、4点半学校、动物牧场、颐乐学院等平台为全年龄段小镇居民提供各类文化、亲子娱乐、养生休闲服务。针对小镇里0-16岁的孩子,提供从幼儿到初中的教育,针对6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在小镇里老有所学,颐养天年。

农业生产服务系统:在多利桃花源,庭院和田园将成为每个家庭的标准配置,极大满足目标客群诗意栖居的田园情节。

居家生活服务系统:提供居家农艺服务,搭建农夫市集、农业硅谷、有机农业科普等,为居民提供专业的农业顾问服务。同时以业主餐厅、慢生活街区等配套为每一位小镇居民提供周到的居家生活服务。

4、艺术驱动型

艺术介入乡村,复兴当地的乡村精神、乡村文化才是最重要的目标。通过内在情感的渗透,引起共鸣,帮助人们寻找记忆深处的那份精神。具体实践过程中,采用何种艺术形式显得尤为重要,只有合理的介入方式才有可能激发当地群众的支持和参与,艺术才能真正融入乡村,成为乡村的代名词。

北京乡村振兴示范村规划模式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3975366660162722&wfr=spider&for=pc
暂无评论

评论列表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