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机场临空经济区差异化发展经验及对北京临空经济区的启示

800-400

多机场临空经济区差异化发展经验及对北京临空经济区的启示

【核心思想】

研究运用了“差异化战略”理论,差异化战略又称别具一格战略,是指为使企业产品、服务、企业形象等与竞争对手有明显的区别,以获得竞争优势而采取的战略。区域多机场发展模式是全球范围内普遍存在的机场发展模式。本文通过研究上海、东京、纽约、新加坡等国内外区域多机场模式下不同临空经济区之间的差异化发展案例,证明了一座城市的多个临空经济区是能够做到良性互动、共同发展的,但需要在发展过程中根据临空经济区依托机场定位以及所在区域的基础情况,有侧重点地选择临空产业,有意识地进行错位发展。在此基础上,对首都北京“一市两场”模式下顺义临空经济区、新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发展定位及产业规划提出了相关建议。

【规划评论】

1、优点

规划在研究国内外多个临空经济区案例的前提下,总结临空经济区差异化发展的启示,并对北京两个临空经济区提出了具体的发展建议,这种归纳总结的方法在今后的规划中值得借鉴。

2、不足

研究虽然给出了北京两大临空经济区的发展建议,但没有给出具体的操作方案,是研究的不足之处。

【规划借鉴】

差异化发展是产业具有一定积累、达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趋势。差异化就是突出特色,就是要在产业的培育和发展过程的某些环节中形成与竞争对手的差别,从而以“差异化竞争优势”替代“成本竞争优势”,摆脱同质竞争,告别竞争激烈的红海,找到属于自己的蓝海。失去差异化,就失去生命力。多机场模式下各机场周边的临空经济区,由于空间距离较近,所属腹地市场相互重叠,因此,在确定功能定位、主导产业布局方面存在一定混乱。多机场模式下的临空经济区未来的差异化,将不仅仅是产业门类的差异化,更主要的是产业模式和产业能级的差异化。坚持差异化发展将是未来产业新的利润增长点。

【正文内容】

1研究背景

目前,我国已经有超过 40个临空经济区,同时还有25个机场地区正在规划建设航空城。北京顺义临空经济区是发展较早、较为成熟的临空经济区之一,在带动区域经济的发展方面也一直是其他临空经济区的典范和楷模。然而,随着北京新机场这一世界上体量最大、水平最高、横跨京冀两地的综合性国际枢纽机场的开工建设,国家决定依托空港和京冀两地优势,在最具发展潜力、活力的新机场周边,高水平、高起点地建设一个新机场临空经济区。

2多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经验

2.1东京多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发展

东京作为日本乃至全球最繁华的国际化大都市之一,拥有成田机场和羽田机场两大机场,其地理位置和周边产业分布情况如图1所示。

图片1

图1 羽田机场、成田机场的地理位置及产业分布示意图

羽田国际机场距离东京市中心较近,以国内航班为主,客流量较大;成田机场距离市中心较远,以国际航班和货运为主。

羽田临空经济区基于羽田机场的庞大客流,优越的地理位置,以临空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周边聚集了国际会展中心、迪士尼乐园、台场大型旅游游乐区以及大量的生产性服务业企业,如金融机构、会计公司、广告媒体以及软件服务类企业等。

成田临空经济区基于成田机场庞大的货流量及发达的交通网络,以航空物流和高科技制造产业为主导产业。拥有世界航空货物处理量最大的物流中心——成田机场物流中心,聚集了大量国际物流企业的国际物流复合基地。此外,在以机场为中心,半径为10千米方圆内,建立了12个临空工业园地,重点发展高科技制造,且具有高水平城市功能,是进行国际贸易的基地。

2.2上海多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发展

上海拥有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两大机场,其地理位置和周边产业分布情况如图2所示。

图片2

图2 上海临空经济区主要产业分布示意图

虹桥机场与上海市中心距离较近,以国内航线及港澳台和日韩等航线为主;浦东机场与上海市中心距离较远,以国际航班为主。

虹桥临空经济区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凭借特有的虹桥涉外商务区的区位优势、世界最大的虹桥综合交通枢纽的交通优势、一流的服务与支持创新的环境优势,集聚了众多著名企业的总部,形成了以信息服务业为主的现代服务业集聚的态势,已经成为上海发展现代服务业黄金走廊的西部核心,成为连接整个泛长三角地区、长江流域地区一个最具活力和辐射力的现代服务业集聚区。

浦东临空经济区目前处于发展初期,主要依托其发达的航空物流产业吸引了众多高科技制造企业的落户,如电脑芯片、生物医药、电子信息等。此外,位于浦东新区的中国大陆第一个迪士尼乐园已于2016年开业,为浦东机场带来庞大的客流量,预计未来浦东临空经济区也将侧重发展与航空客流相关的临空现代服务业,成为兼具两种特色的临空经济区。

2.3纽约多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发展

纽约都市区多机场系统包括三个主要机场,即肯尼迪国际机场、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拉瓜迪亚机场,其地理位置和周边产业分布情况如图3所示。

图片3

图3 纽约临空经济区主要产业分布示意图

纽约都市区的三个机场主要是依据基地航空公司进行分工,肯尼迪国际机场基地航空公司较多,运营能力也较强,主要以国际和远程旅客为主;纽瓦克机场兼顾国际、国内客运,并且分流肯尼迪机场的航空货运;拉瓜迪亚机场则主要以服务于国内商务旅客为主。

肯尼迪机场临空经济区最初的产业类型很多,既有大量与物流服务有关的航空货物运输企业、航空货代企业和地面运输服务企业,也有很多生活服务类产业,如学校、教堂、大型购物中心、俱乐部等。但由于机场周边公路设计容量和周围设施限制,出现严重堵塞现象,现已不得不将航空物流产业逐渐分流给纽瓦克机场,未来可能将逐渐转变为以临空现代服务业为主的发展模式。

纽瓦克机场临空经济区交通十分发达,机场铁路可快速通达大众轨道交通线路网和公路网,因此成为包括FedEx、UPS等航空物流企业的货运枢纽。借助航空物流产业的发展,临空经济区内也成为高端制造业的聚集地,包括汽车配件城、西门子工业公司、格兰杰工业供应公司等,都落户到临空经济区内。

拉瓜迪亚机场的临空经济主要服务于商务旅客,包括大量的酒店餐饮业、汽车租赁业、通用飞机租赁服务以及航空类培训学校等。

2.4新加坡多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发展

新加坡多机场系统包括三个主要机场,即樟宜国际机场、实里达机场、巴耶利峇机场,其地理位置和周边产业分布情况如图4所示。

图片4

图4 新加坡多机场地理位置及临空经济区示意图

樟宜国际机场是新加坡最重要的国际航空枢纽,客、货吞吐量都很大,其临空经济的发展采取的是多种产业并重、集群式发展的模式。机场周边规划了樟宜商业园、新加坡机场物流园、樟宜国际物流园、新加坡白沙芯片园和淡滨尼芯片园等产业物流园区,以及展览中心、社区服务中心等设施,会展、国际商务、总部经济、物流、现代制造、康体休闲等相关产业都涵盖在内。

实里达机场的临空经济则以通用航空产业为主,包括飞行器维护修理及检查、飞机零部件与系统的设计制造、通用与商业航空活动以及航空学院等。世界主要飞机引擎制造商劳斯莱斯公司、全球最大的直升机制造商欧直公司、全球最大的第三方航空维修公司新科宇航等知名企业,都已落户于实里达临空经济区。

3多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经验总结

表多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模式

图片5

在一市两场中的两个机场没有主次之分,作为双枢纽运行的情况下,需要对两个临空经济区的功能定位、发展模式以及主导产业加以区分,凸显临空经济区的特色。如案例中东京的羽田、成田临空经济区,采取的即是完全不同的发展模式。羽田临空经济区由于依托的羽田机场以发展客流为主,所在区域又离市中心较近、配套较好,因此,采取的是以临空服务业为主的方式,发展了一系列诸如会展中心、娱乐设施、迪士尼乐园、企业总部等项目,较好地吸引了人流、商流的集聚。成田临空经济区依托的成田机场功能定位以国际航班和货运为主,所在区域又离市中心较远、物流用地、工业用地都相对较为充裕,因此,采取的是航空物流与高科技制造相结合为主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不仅直接助推了成田机场货运量的强势增长,而且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提升了地区对外贸易的水平。与此类似,上海的虹桥、浦东两个临空经济区也是基于两个机场一个重客、一个重货,距离市中心一个较近、一个较远来进行差异化定位的。

另外两个案例,由于在纽约、新加坡的多机场系统中都存在一个主导机场(纽约的肯尼迪机场、新加坡的樟宜机场),客、货能够兼顾,区域配套也都较好,因此,这两个机场的临空经济区采取的是多产业并重、集群式发展的模式;作为辅助机场的临空经济区,则会根据机场的功能定位、区域特点选择具有特色的临空经济发展模式,如纽瓦克机场临空经济区的航空物流+高科技制造模式、拉瓜迪亚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商贸服务业模式、实里达机场临空经济区的通用航空产业模式等。

由此可见,在确定多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发展方向时,一方面应考虑临空经济区依托机场的功能定位、主营业务类型;另一方面应从区域本身的产业基础、资源禀赋、产业发展环境等方面加以权衡。同时,还要尽量使各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功能定位有自身的特色,在主导产业、发展模式的选择等方面具有一定程度的差异性,通过挖掘各自特点,确定差异化定位、选择不同的发展模式进行错位发展。

4对北京顺义临空经济区、新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的启示及建议

4.1对顺义临空经济区的启示及建议

发展航空客流衍生的临空产业,助力北京打造国际交往中心。从首都国际机场的定位看,在新机场正式运营后,首都机场将调整国内、国际航线结构和客运、货运业务结构,提升国际旅客比例,打造国际航空枢纽。新机场建成运行后,预计仍将有70%的国际旅客流量留在首都机场。由此,首都机场的旅客结构将得到进一步改善,并逐步向国际主导性转变。从顺义临空经济区所在区域基础情况看,首都北京将打造国际交往中心,逐步提升国际影响力。因此,顺义临空经济区适宜发展由航空客流、特别是国际航空客流衍生的临空产业。

具体来说,应着力发展中转经济,打造精品旅游产业、高端商贸业、娱乐住宿餐饮业,吸引更多旅客前往首都机场进行中转,打造新的临空经济增长点;另外,壮大总部经济、金融服务等高端产业,吸引跨国公司区域或全球总部、研发总部、国际结算总部入驻,加快产业金融新区建设,着力吸引投资基金、互联网金融、融资租赁、保理业务等新兴金融机构,引领临空产业的优化升级。

4.2对新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启示及建议

针对新机场定位及区域发展现实情况,建议近期以航空物流+高科技制造产业为主导,同时重点发展航空运输保障业、航空航天产业,远期再逐步发展临空现代服务和总部经济等,构建临空产业生态系统,采取多产业并重、集群式发展的模式。

1.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近期发展重点

(1)航空物流产业集群

(2)临空高科技制造产业集群

(3)航空运输保障及航空航天产业集群

2.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远期发展重点

(1)临空现代服务业集群

(2)总部经济集群

1多机场临空经济区差异化发展经验及对北京临空经济区的启示【来源】《企业经济》 2018年第2期 P176-182页
暂无评论

评论列表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