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北京村庄规划转型的探索

72f082025aafa40f2c097b15a164034f79f0192e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北京村庄规划转型的探索

【核心思想】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北京市开展了美丽乡村建设行动,村庄规划在这一新时代下面临着从单一目标到综合目标、从蓝图式规划到实施型规划、从技术型规划到社会型规划转型的新要求。通过不断实践探索,本文提出北京市美丽乡村建设在村庄规划编制中,应注重落实空间管控目标、激活内生经济动力、修复乡土文化基因、营造乡村风貌特色、推进乡村治理有效等5个方面,使村庄规划打破传统空间规划的束缚,提升村庄软性条件,引导村庄健康发展。

【规划评论】

本轮村庄规划比以往更加强调村民的主体地位和规划的可实施性。在原有空间规划的基础上,着重增加产业、文化和风貌等内容研究,为未来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研究提供多种路径支持。

①产业是美丽乡村发展的基石,这一点在我们14年做村庄规划的时候就提出来了,比北京这轮规划要早很久。除此之外,产业是基于资源发展而来,而不应该仅仅限于单体一个村庄,应考虑更大范围的产业资源设计,突破行政村的概念。

②村庄规划应以村为主题,突出农与村的特点,区别与城,方能形成村的吸引力,区别越大,农味越浓,项目系吸引力越大,另外应提升村产业项目的级别,吸引不同民族村民,不同国家村民,对村庄产业项目进行运营管理。

【规划借鉴】

规划主要借鉴两点①规划师将技术叠加农民的思想,完成农村的规划,入驻农村、建设农村、指导农村的发展;②农村产业的发展突破本土资源,引入外来文化、外来产业,带动本地农村经济发展,值得借鉴。

【正文内容】

1项目背景

自2005年底,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同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组织北京市相关部门以及各区、县政府进行全面系统的新农村规划工作,组织百名规划师下乡,在村庄规划的编制上“一边摸索、一边总结、一边实践”,逐步推进新农村规划的编制工作,出台了《2006年80个试点村村庄规划编制指导意见》和《2008—2011年北京市重点村、一般村村庄规划编制指导意见》,用以指导村庄规划编制工作。这一轮新农村规划的特点是自上而下、政府推动、财政支持,以完善公共服务设施、道路交通市政基础设施和环境设施为主。2010年完成了以安全饮水、道路、垃圾、污水、改厕为重点的农村5项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本轮新农村规划也存在一些问题:村庄特点体现不足,规划实践性差;村庄规划与上位乡镇域规划在人口、用地、设施等方面存在脱节;村民参与程度有限,村民意愿未得到充分体现。

2村庄规划的3大转型

2.1 从单一目标到综合目标的转型

以往的村庄规划以空间规划为主,侧重于村庄用地布局、公共服务、道路交通、市政基础设施等硬件建设上,目标单一,实施过程落实难,无法满足村庄发展特色化的需求。乡村振兴要求创建具有内生动力的健康良性可持续发展的村庄。乡村规划目标不仅仅是对空间内容的单一规划,更应该综合考虑产业、文化、社会治理等各项软件内容,落实多规合一、系统规划的思想。

2.2 从蓝图式规划到实施型规划的转型

传统规划侧重于村庄定位和发展目标,以蓝图式规划对村庄未来的发展进行引导。北京市美丽乡村建设指导下的本轮村庄规划更注重实施性,政府出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扎实推进美丽乡村建设专项行动计划(2018—2020年)》等多个文件,这就要求在村庄规划中增加美丽乡村建设实施方案的内容,重点在拆除违法建设、治理村容乱象、整治农村垃圾、整治生活污水、实施厕所革命、提升村庄绿化美化、提升道路通达水平、提升供给设施配套、提升公共服务水平等方面,合理引导扶农资金有效落实,转变原有蓝图式的规划理念,以有效实施为目的,为村庄发展提供良好的基础条件。

2.3 从技术型规划到社会型规划的转型

传统规划思维往往是以规划师技术手段为主导的规划,不知道规划后具体的使用者是谁,是一种在白纸上做规划的思维,缺乏对某一社会群体需要的考量。在乡村振兴战略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的新要求下,要充分尊重村民的意愿。这就要求村庄规划从传统的技术型思维向社会型思维转变,在村庄规划与建设中应充分尊重村民的“主体地位”,激发村民的愿景力与行动力,使村庄规划充分体现村民意愿。

3村庄规划编制的新探索

北京市提出美丽乡村建设专项行动,发布了《北京市村庄规划导则(试行)》和《北京市美丽乡村建设导则(试行)》等标准要求。在其指导下通过不断实践,对村庄规划编制进行新探索,重点进行落实空间管控目标、激活内生经济动力、修复乡土文化基因、营造乡村风貌特色、推进乡村治理有效等5方面研究。

3.1 落实空间管控目标

(1)落实五线管控的要求。乡村振兴需要规划引导,以资源环境保护利用为前提,通过规土合一,进行全域管控。

(2)加强对村庄建设的管控。村庄建设用地现状的认定应以2016年土地变更调查为基准,校核2009年二调数据,认定是否为违法建设用地。

(3)注重村域非建设用地的管控。村庄规划应明确村域范围内非建设用地现状的总量和用地构成,落实耕地、园地、设施农业、农村道路和林地的范围和规模,明确村域内基本农田的布局范围和规模,落实2018年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的范围和规模,以及村域内原有林地的范围和规模。

3.2 激活内生经济动力

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产业兴旺位于乡村振兴战略20字的第一位,它为实现可持续发展和乡村振兴的目标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村庄规划应激活村庄内生的经济动力,努力实现一二三产深度融合发展,推动农民增收,才有望进一步实现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振兴目标。

充分发挥乡村各类物质与非物质资源富集的独特优势,利用“旅游+”、“生态+”等模式,推进农业、林业与旅游、教育、文化、康养等产业深度融合,促进一三产融合发展,利用农村传统体验、田园风光和乡村文化,加快农副产品向旅游商品的转化。促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工流通企业与电商企业全面对接融合,推动线上线下互动发展,推进“互联网+”现代农业行动。围绕有基础、有特色、有潜力的产业,建设一批农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生产生活生态同步改善、一二三产深度融合的特色乡村。例如大兴区佃子村结合闲置宅基地院落,以佃农文化为载体,利用现有农田资源和闲置民居,规划农耕体验、民俗体验、24节庆等主题活动,因地制宜进行改造利用,提升综合服务功能,体现田园农耕风貌,展现佃农文化特色。

3.3 修复乡土文化基因

乡村是中华文明的基本载体,许多村庄都有着成百上千年的农耕文明历史。这就要求在村庄规划编制中,挖掘村庄文化,通过参考村志或镇志,梳理村庄的起源、发展、演变的过程。第一,梳理村庄历史。第二,保护物质遗产要素。第三,传承发扬非物质文化遗产,尊重村庄的乡土文化、农耕文化、民俗文化等。例如怀柔区范各庄村的民俗活动非常丰富,每年的关帝庙会、太后巡礼、中秋晚会等活动都会吸引大量游客。

村庄规划中也可将外来文化元素植入村庄,传播具有独特气质的地域文化,将文化元素植入村庄的风貌建设的各个方面。例如大兴区半壁店村泰迪熊小镇,引入文创企业,在得到村民认可后,承租村民民居,将村内闲置宅院打造成泰迪熊主题乐园。

3.4 营造乡村风貌特色

体现村庄特色,村庄规划编制应避免照搬城市形式,避免复制城市样式的大广场、宽马路、排排房、欧式建筑等,营造有别于城市的乡村风貌,避免千村一面。特别是对于村域内自然环境,应该注重保护基本农田,规范农田耕种,不可荒废和闲置,化田成景,打造村庄自身特色,保护村庄自然生态格局,保留传统老房子,延续村庄原有特色风貌要素,优先采用地方材料,协调村庄整体风貌。对村庄环境、整体格局、居住街坊、商业服务、街道空间、建筑风貌、绿地广场等风貌要素提出提升整治引导方案。例如,村庄入口可标志醒目标识,视具体情况选建村门、柱廊或碑石来题写村名和标定村庄界限。村民健身设施可选用木材、石头等具有乡土特色的材料制作。

3.5 推进乡村治理有效

乡村振兴要求新时期的村庄规划不仅是硬件规划,还要强调软性治理,创新乡村治理体系,遵循乡村发展规律,通过政府、企业、村民和社会的多方参与,形成共同谋划、共同建设、共同管理、共同评估和共同享受的“四方五共”新模式。

在村庄规划与建设中,充分尊重村民的“主体地位”,重点分析村民生活需求和亟待解决的问题,通过驻村调研、入户访谈、问卷调查、村民代表大会、微信平台、村民参观学习等多个方面协助村民参与到规划中来,让村民全程参与,发表看法,陪伴村民作为村庄主人翁意识的成长,共同决策,激发村民的愿景力与行动力,使村庄规划充分体现村民意愿,形成自下而上的规划模式。

同时也要抓住设计人员下乡服务,提升乡村规划建设水平有利契机,引导和支持设计师在村庄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建立村庄责任规划师、建筑师、设计师机制,参与村庄规划建设整治,提供技术指导。建立设计师村级纠错机制,对不符合村庄规划要求的设计提出改进方案,参与监督、指导实施。建立村庄风貌培训机制,对村镇一级的相关从业人员、相关管理人员、村民进行有计划的培训。建立镇级村庄建设专家委员会机制,对镇辖区内各个村庄的规划、建设项目的成果进行评价、审查,为项目审批提供指导意见,为村庄规划建设质量把关。

暂无评论

评论列表已关闭